您好,欢迎来到广东省日化商会!您是本站的会员[请登录],新用户?[免费注册]
微信公众号
手机端 我要投稿 设为首页
[切换]
 
 
选择城市
返回
更换
10月22日周一

新加坡正成为亚洲加密货币第一宝地

发布时间:2018-10-08 来源:www.cafta.org.cn 分享:

     新加坡举行了“新加坡区块链周”,虽然有一些公司发布了一些重要公告,但最有趣的一些信息还是主要来自于监管部门,尤其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该金融监管机构公开讨论了对于加密货币的看法,并且计划开始在新加坡开发区块链技术。
新加坡历史上一直是东南亚的金融中心,现在也渐渐地在变成亚洲的加密货币中心。与亚洲以及世界上的其他国家相对比来说,新加坡的监管机构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看法更为全面,也更加透明。与之相法,监管的不确定性依然笼罩着韩国和日本这些东南亚国家。然而与此同时新加坡金融监管局却已经发布了“数字货币发行指南”,其中阐述了证券法在数字货币发行和发行中的应用。自1965年李光耀建立这个国家以来,新加坡的监管部门就可以说一直是亚洲经济和监管标准的先驱。
新加坡是国外公司展开加密货币业务的第一站
以前笔者曾经说过泰国是东南亚加密货币业务发展最有意思的国家。但是对于任何希望在亚洲发展加密货币的西方或者其它外国国家,甚至说一些想在自己的国家之外发展的亚洲国家,新加坡都应该是头号选择。新加坡已经成为了亚洲新的加密货币宝地。
亚洲和西方的许多公司已经进入了新加坡市场。另外,进入新加坡市场的加密货币项目和交易所的类型也都大相径庭。
就在几个月之前,一个名为MVL的韩国团队在新加坡区块链上推出了Tada(相当于优步)。Tada是一款利用MVL技术的按需汽车共享服务。Tada的应用程序构建于MVL的区块链生态系统之上,该系统专门为汽车行业、邻近的服务行业及其客户而设计。因此,MVL打算在韩国以外(但离总部不是特别远)的一个高速发展并且包容的司法管辖区测试其区块链项目。新加坡刚好满足其需求。
与此相关的是,中国的线上叫车公司滴滴同时也在寻求建立自己的区块链拼车程序VVgo。VVgo的推出指日可待,并且其总部将会定于多伦多、新加坡、香港或者旧金山。考虑到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和监管机构的透明度,它可能会是滴滴的一个良好试验场。
本周,韩国的Binance和Upbit等交易所也宣布了进入新加坡市场的计划。几天前,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Binance的首席执行官赵长鹏宣布,将在新加坡推出一种法定货币交易所。他还提到了他的公司计划在明年推出5到10家法定货币交易所,理想情况下每个大洲都会设立两家。韩国最大加密交易所Upbit的母公司Dunamu也刚刚宣布推出了Upbit新加坡版,并会在今年10月全面投入运营。
Dunamu的团队提到,新加坡的金融监管局对于加密货币管制的态度,以及该国政府建立一个强大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部门的愿景,让他们深受鼓舞。他们同时也深信新加坡或许会成为连接韩国与全球加密货币交易市场的桥梁
从更高的角度来看,新加坡的加密货币项目和交易量的供应必然会是强劲的,另外,对于加密货币的需求也明显充足。随着中国在2017年末颁布了ICO禁令之后,新加坡就变成了很多对于进行ICO的公司有潜在投资可能的金融机构的驻扎地。
LiDongmei最近在中国货币网(ChinaMoneyNetwork)上写道:
支持这种乐观情绪的是目前大范围盛行的一个口号,那就是“全压在加密货币上”(AllInCrypto)。“最近几个月,中国公民在新加坡建立了超过1000个基金会,”专门帮助中国客户在新加坡注册基金会的陈献慧(音译)说道。这些新成立的基金会大多数是用来设立各种各样的加密货币投资基金的。
西方和东方的加密货币公司目前要想首次打入亚洲市场制定市场战略的话,新加坡已经成为了头号选择。另外,进入新加坡市场之后这些公司会对亚洲的加密货币世界的发展情况有一个更加全面的了解。
事实上,东南亚的加密货币公司及其领导人在其自己的国家展开加密货币业务之前,首先都会在新加坡试水。如果一家公司想了解亚洲的所有加密货币市场,新加坡就是最好的选择。以数据来说明:2017年,以募集的资金数量来看,新加坡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ICO发行市场,仅次于美国和瑞士。
监管放开,加密货币蓬勃发展
新加坡金融监管局对于加密货币采取了一种非常实用的手段。目前,新加坡金融监管局将数字货币分为了实用货币、支付货币和证券货币。在亚洲目前只有新加坡和泰国采取了这样的分类制度。
金融科技创新集团(FTIG)旗下的新加坡科技基础设施部门代表DamienPang上周在新加坡ConsensusSingapore会议上发表讲话谈论新加坡的ICO时表示“[金融监管局]监管的不是这项技术本身,而是该项技术的目的。”“金融监管局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密切关注着加密货币的特征,并且在未来也会如此,而不会仅仅将重点置于该项技术之上。”
另外,Pang还提到了金融监管局并不打算规范实用加密货币。但是,他们希望通过在年底前通过一项服务法案来规范具有价值和支付属性的支付货币。同时他们还会关注任何拥有证券特性的实用和支付货币。
在技术方面,自2017年以来,新加坡当局一直在寻求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提高跨境金融交易的结算效率。他们认为区块链技术能给贸易融资带来更安全、更有效的潜在可能性。
与香港、首尔或者上海等其它亚洲加密货币中心相比,新加坡能够让加密货币公司更多地去接触东南亚市场。笔者相信,随着新加坡继续为加密货币公司和投资者们充当业务跳板,新加坡的加密货币市场将会不断蓬勃发展,直到像韩国和日本这样的国家确立自身明确的监管立场。